肖建华:政府应制定互联网法律建立行业底线,杜绝互联网企业霸权行为
2016-05-06 14:22:15
  • 0
  • 2
  • 1

核心观点:(1)不能割裂法律对互联网的约束作用;(2)利用法律运作和经营互联网企业,管理企业与用户关系;(3)政府应制定互联网法律,建立行业底线,杜绝互联网霸权。


一、不能割裂法律对互联网的约束作用。

这个议题其实我昨天看了魏则西的事件在网上的讨论,其实应该感到比较受刺激的,因为我其实对互联网的关注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个方面的法律,我其实是在考虑一个问题,第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互联网法律到底和我们现有传统的,特别是和实体界面的法律有什么不同。我认为我们不能人为的割裂法律对于互联网的约束作用。现在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促进医药创新,就把法律放一边了,并不是说这些法律失效了,而是说我们不能让它发展,然后把现有的法律放一边,促进它发展。现在它的规模十分大,可以说是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鼓励互联网和工业和社会的融合,所以这样的一个问题,应该说已经有了很多的互联网企业,已经有了很多的互联网的市场。这样带来的问题越来越多,那我们还把法律放一边就值得反思了。

二、需依法运作和经营互联网企业,管理企业与用户关系。

我们研究任何法律很难忽略这方面的现象,所以我认为不仅仅是一个公民的死亡,这个死亡和本案的关联度可能不像舆论所想象的,或者直接推测的那么密切,但是互联网必须转型,我认为应该从魏则西的死这样的一个反思,还有习总书记的讲话,胡钢秘书长提到的。我觉得5月3号,应该给它定义为中国互联网转型日,不能够再以扩大规模,以不择手段的盈利,来作为自己的企业经营模式,哪有企业挣黑钱,那谁就是互联网的龙头,谁就是行业里面的领头羊,这样的一个思维方式必须改变,这样的一个经营模式也必须改变。

我为什么这么讲,就是说我其实是很期待高层能够表态说必须有法律把我们国家的法律适用互联网这样一个表态了,我就发现中央文明办派小组来进驻,派部委来进驻,调查这个事件。就是中国互联网转型的一个开始,不仅迫切,而且现在可以说是刻不容缓。我为什么说现有的法律都是不能适用的?排名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广告在什么时段,相对比我们的电视哪一个是热点时段,排名排在最前面的也是给钱最高的,你这样的一个行为就相当于一个媒体,传统的电视媒体,你只是变成了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是不是靠我们用户的点击来实现的,电视是靠用户的频道选择实现的,所以他完完全全都是以一种媒体的方式来传播广告的内容,我们为什么非要否定说这不是个广告行为呢?广告它不是一家来实施的,有多家,比如说有广告企业,有广告制作者,有媒体的传统方式等等,它完完全全都要符合广告一般的要素,所以你把它排斥在广告法之外,只是为了说明我们让它发展,让它赚钱,让它在互联网初期壮大,但是这么做的恶果,等我们发现了再去治理它就很困难,所以现在企业必须自己反思,不然法律如果一旦把所有法律适用于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可能原来的所有经营模式、盈利方式都存在问题,那他基本上就垮下去了,所以既然应该有意识到这样的危机,公众不允许让他行使自己的互联网霸权,互联网在中国是有霸权的,已经可以恐惧到它可以成为一个经济帝国。到这种程度的话,我们还有说网上购物,这完完全全也是一个合同法,只是说没有超市了,没有商场了,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网络平台,所以这个商场,这个超市,只是把柜台交给了原来的商户,这种商户让我们消费者还去选择,而不用到实地的地点去选择,所以他所有的经营方式,根本不可能说超出我们商业上所能够理解的运作模式,为什么它就不能够适用传统的法律呢?任何一种经营方式我们都可以找到传统的法律它是在起作用的,只是我们现在国家在眼下的一个阶段让它发展是没有进行监管的,所以这种转型就是法律依法来运作互联网企业,来经营互联网企业,来管理它和用户的关系,这就是它转型的一个轨道,就是法律。
三、 政府应制定互联网法律,建立行业底线,杜绝互联网企业霸权行为。

所以说这个法律只是互联网有一个特殊性,因为它是数字化的一个模式,它更多的具有一种公众性,这种公众性带来的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互联网企业,如果它做得越大,它吸收的客户越多,它社会知名度越大,影响面越广,一个事件就可以成为公共的事件。正是因为它是一个大公司,我们对大公司的信赖,就是因为它做得好,我们才选择这个公司,我们才选择它所推荐的排名top的医疗机构,所以它具有更多的社会责任,那么这个社会责任我们用什么方式来给他一个匹配?比如他靠这个挣钱,他也什么利益?刚才吕教授谈到我们怎么让他们挣钱,但是这是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我们淘汰什么,搞供给侧改革一样,怎么做是我们的智慧可以解决的,我们现在要建立一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互联网企业不得作恶。2004年谷歌在美国上市,它有一个致股东的信,应该是创始人搞的,就说不要作恶,要为世界做好事,要成为这样的公司,这是他的一个信念。这个信念虽然说我们都不一定认可,企业要盈利的,但是他这个底线,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的标准可能没有美国的教徒他们的标准那么高。刚才吕教授说了微信也在做搜索,他面临的挑战是很大的,就因为没有人跟他竞争,现在如果他把自己做砸了,那么他将会面临更残酷的后果,这是我说的。

法律然后到它的底线,其实说到这个地方,它比我们传统的法律应该更严格,跟互联网企业,对垄断性企业它的约束更严格,它要自律,到它自己能够不因为一件事情造成负面影响,然后被击倒,他遵循的基本上是线上的法律和线下的法律是一样的,但是他应该有更高的自我约束。然后谈到自律是什么?就是超出法律规定的标准,更高的要求。所以这一点,互联网企业还不愿意戴上紧箍咒,我老觉得这是保护他们,没有一个不受约束的在法外能够永远红起来的企业,他不可能,他要么就是走私毒品,那是风险特别高的,要么他就是自律,然后追求最好的服务,最好的科技。因为他吸收的人才是中国最好的人才,可以是我们中国现在的企业,聚集在互联网企业的人才,应该是最好的人群当中的一群。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创新能力是有的及但是为了企业眼下的快速做大,他的创新能力转化为实际利益有一个过程,所以说我们的创新现在还真是很弱。我在微信群上搜到一个关于谷歌和百度的对比,谷歌现在他所做的很多的方面都应该是在技术上,已经是说不断地在超越。那我们百度想办法排名应该想的是最精到的,我不是在讽刺我们的企业。

还有别的企业,都有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说我们现在开这个会,就是希望通过媒体,来宣告一个旧的经营模式的终结和法治对互联网的约束时代的来临,不能在法外有互联网霸权,法外互联网搞一套自己的不受法律约束的领地,你只要不立法我就不受你监管。

(肖建华,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为肖建华在百度舆论风暴特别研讨会上的发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